上野山,宽永寺和消失的坡道

宽永寺在德川家族时期,占据上野山的大片土地,曾是重要的宗教场所。对于德川将军,宽永寺具有重要意义。在戊辰战争(1868-1869年)中,宽永寺遭到重大毁坏。明治维新后,上野山经历了为了新用途的改造,形成了现在的博物馆群。尽管现在宽永寺现在只占上野山的一小部分,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些历史延续和变化。

S3 Figure 1
图1 江都东叡山宽永寺地图(来源: 日本国立公文书馆,2014年6月4日取得)

这张出版于1755年的江都东叡山宽永寺地图由森幸安(1748-1763)制作,现收藏于日本国立公文书馆。在地图的左下方是不忍池和弁天堂岛。当时只有一条路桥连接着岛和池岸。这张地图中很有趣的是今日的公园(和动物园)的形状依旧能见到该地图中的主要的道路,比如靠近弁天堂的两条通道。今日,一条道路通向神社,另一条则铺成了为汽车行驶的道路。某些地方新加了道路。森幸安的地图是否纪录了所有通向上野山的道路也存在着疑问。

S3 Figure 2
图2江都东叡山宽永寺地图细节,弁天堂岛(来源: 日本国立公文书馆,2014年6月4日取得)

1748年出版的《分间延享江户大绘图(分間延享江戸大絵図)》展示了上野山和周边区域之间的连接。在这张地图的右边为北面。宽永寺的北面的空地被标示为“农田”。

S3 Figure 3
图3分间延享江户大绘图细节,上野山(来源:Japanese Historical Maps: East Asian Library –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Berkeley,2014年6月4日取得)

江都东叡山宽永寺地图中一处有趣的地方是上野山通向下谷的坡道。上野山的东边标志出了三条坡道,信浓坡,屏风坡和东坡。这些是这张地图中唯一被标志上名字的坡道。西边也有阶梯但是却没有标志名字。

我们知道道路和通道都是城市保留的特征。上述的坡道又如何和之后的电车轨道相融合呢?有地方说信浓坡位于慈眼堂后的并通向下谷。其他地方则说信浓坡在慈眼堂和一伊斯兰教会之间。据东京坡道散步一博客所说,信浓坡已经消失。另一博客说屏风坡也消失了,并被两大师桥所取代。

我们可以追究一下上野山周围的电车道是如何发展的。如今要从下谷区域走向上野公园,必须要利用一条跨过山东西面的跨桥。比如从莺谷方向往上野有一座大步行桥跨过JR线路。因为这些桥的存在,今日很难想象江户时期的城市空间给人的感受。一些道路也消失了。山手线之上的跨桥上我仔细寻找那些老坡道的以及,并发现了一条。Google Maps上也可以看到。有一个阶梯在JR区域的栅栏中,一般人通常不能使用。

S3 Figure 4
图4 楼梯的细节(来源:Google Maps ,2014年6月4日取得)

这或许是城市景观,或者正是信浓坡的遗迹。我们可以说的是虽然这些坡道消失了,现在的跨桥和步行桥似乎映照着过去的坡道。也就是说从行人的流动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些来自江户时代的延续。尽管现在行人必须爬步行桥的楼梯而不是坡道。现在的上野车站和电车轨道的空间形成了一个隔阂,行人无法直接跨越。正如Lynch在他的著作The Image of the City中所说,电车轨道一类的障碍物在人们脑内的地图中会划出难以逾越的界限。
(Susan Taylor)

作成者  | 2014-09-30 (火)
タグ : , , , , ,

Copyright © 2014 東京大学大学院情報学環吉見俊哉研究室 contact at shinobazu-prj [at] googlegroups.com